李月圆律师
积 分:86339
排 名:
关 注:
地  区:湖南  长沙

电  话:17673162067

执业证号:143011992113842

所属律所: 湖南联合创业律师事务所

电子邮箱: hnlhcy@163.com

地  址: 个人主页:http://www.

个人主页:2620068.chinalawedu.com

律师文集
“零工族”:不愿成为被忽略的部落
作者:李月圆      日期:Thu Jan 29 19:30:36 CST 2009
您的位置:红网首页 > 媒体中心 > 湖南工人报 > 正文 “零工族”:不愿成为被忽略的部落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http://hngrb.rednet.com.cn 2007-2-9 16:34:17   □ 本报记者 曾颖 他们整天泡在劳务市场或都市某些角落自发形成的“劳务市场”,三五成群,等待雇主。尽管经常会招致一些鄙视的目光,但在今后相当长的一个时期内都市还离不开他们。他们就是这个城市的“零工族”。 僧多粥少等活干   在长沙市中山西路,你会看到“零工族”自发形成的“劳务市场”。在这些地方,每天约有几十名零工或坐或蹲或站,三三两两,翘首以待。   绝大多数时间是僧多粥少,每有雇主模样的人过来,总有一大群人围上去搭话,只要自感价格合适,就马上应承下来。来自永州、已经四十挂零的陈仙,一双粗糙的大手,黑红的脸膛儿,已显花白的头发,还有沾满泥斑的衣裤,外加脚下那个陈旧破损的帆布工具包,一把大锯子,活脱脱一个零工“模特”。说起到长沙打零工的历史,陈仙也有五六年了,除了夏秋农忙季节,其他时间都呆在长沙找活干。除了装修、木工一类带点技术的活儿,其他力气活儿像拆除、土建、搬运他全都干。虽然多数时候还是有活可做,但“无所事事”的时候也不少。这一段已经连续空了5天,每天早上六七点就赶到这里,一站就是十几个小时。其间虽有四五个雇主问过,但人家“心不诚”,草草问了两句就走了。没有活干,惟一的经济来源也就断了,吃起饭来都得算计着,有时连面条都不敢吃,饿了就买个馒头。   僧多粥少的直接“恶果”是:打工者自己压价。本来四五十元一天变成了30元甚至25元,受益者自然就是雇主了。一位雇主直言不讳地讲:“一些零工好几天都在这里闲着,哪有心思讲价钱,说多少就多少。” 工钱常常遭克扣   按理,打零工的工钱一般不会存在多大问题,这也是一些农民工不愿到建筑工地打工、免受讨要工钱之苦的重要原因之一。事实上,零工的工钱一般都能及时兑现,只是克扣现象较为严重。采访中,记者了解到那些雇主私人雇请的零工大部分不会克扣工钱,但一些单位临时雇请的零工的工资会不同程度被克扣,还有一些黑中介利用欺骗手段榨取零工族的工资。   陈仙告诉记者,去年12月,一位雇主说他们单位在捞刀河附近,最近要拆一栋旧房,大概需1个月,每天30元,包吃包住。结果干了四五天后才得知,那个男人是个“中间人”,为了引诱劳务人员,故意夸大价钱和待遇。单位定的价钱是统一的,每天20元。   据记者了解,零工族多数没有技术,或者仅掌握一些初级技术。雇主则来自各行各业,主要是建筑、装潢、餐饮、零售、家政等行业的业主、个体工商户或居民户。由于人员成分比较复杂,雇主的情况也各不一样,因而克扣工钱的事情完全因人因情况而异。一般来讲,那些老实巴交、不善言辞、脑筋不灵活的民工容易吃亏,吃了亏后大多也是忍气吞声,把一切都往肚里咽。 维权难又难   “如果出了工伤,我们愿意私了,因为没有那么多时间打官司,打一场官司的时间可能会让我们失去更多赚钱的机会!”一位零工族坦言。对赶时间抢活的“零工族”而言,打官司确实是一件耗时费力的事情。而长沙仲裁委员会的黄幼园也表示:“我们一般不主张诉讼,零工维权多是‘能调则调’。然而,多数调解都以零工让步作为代价,以便事情尽快得到解决。”   去年,陈仙的一位同乡在长沙某建设工地打工。施工期间发生工伤事故,事发后,他希望得到用工单位的补偿,工地负责人表示,因为他只是一名零工,打工时并未与用工单位签订劳动合同,所以拒绝赔偿。   “一旦合法权益受到侵害,他们往往茫然不知所措。”长沙联合创业律师事务所律师李月圆表示,“零工族”维权难,难在取证,无法证明劳动关系。但她也毫不讳言地说:“打零工的目的是‘赚一笔是一笔’。对于‘零工族’而言,拿到钱才是硬道理。” 记者手记 不可忽略的“部落”   与大批大批的民工群比起来,“零工族”似乎并没有引起更多人的注意。然而,他们同样是我们这个城市不可或缺的一个部分。正是由于他们的存在,城市的下水道通了,路灯亮了,损毁的草坪修复了,一切的一切又正常运转了。   眼下的事实是,“零工族”好像还没有完全进入有关部门的视线,他们恶劣的生存环境很少有人关注:生活条件极差,自身权益经常被侵害,子女教育等等更是无从考虑。对于这样的弱势群体,全社会都应予以关注,尤其是各级政府,应该首先把“零工族”的疾苦冷暖放在心上,想方设法解决他们工作生活中的种种困难。   雪中送炭远比锦上添花强。但愿“零工族”不要再成为被忽略的“部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