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金良律师
积 分:3
排 名:
关 注:
地  区:海南  海口

电  话:13138975321

执业证号:21002005110937

所属律所: 海南金凯旋律师事务所

电子邮箱: beauty0377@sina.com.cn

地  址: 海南海口市海府一横路21号燕海大

个人主页:beauty0377.chinalawedu.com

律师文集
趣案评论(二)
作者:李金良      日期:2008-01-28
趣案评论(二) 作者:(律师)李金良 “顺风车”官司 “如果你是一名上班族,如果你路途遥远,如果你还没有车,如果。。。。。”多么熟悉的广告词,大家可别以为我是卖车的,后面词应该是那就”拼车吧”.拼饭,拼房,拼游,能拼车吗,当然,谁让我们是穷人买不起呢,如果你还没有听说过”拼”这个词,那就太孤陋寡闻了。  打开互联网,键入“顺风车网”、“车行网”等网名,在一连串的车主信息中找到适合自己的搭车线路,发一封电邮或者打一通电话,从此上下班可以享受价廉物美的“门对门”接送服务———在拥挤的公共交通与昂贵的私家车之间,都市人寻找到了一种新的出行方式:搭“顺风车”。   但一系列问题也随之出现:有偿搭车是否属于“非法营运”?车主是否应该交税?发生交通事故怎样赔偿?“顺风车”由谁管?怎么管?行驶在法律的灰色地带中的“顺风车”,真的能顺风吗?   “有没有想搭顺风车的人?每天上班从闵行公安局出发途经莘庄、南方商城,沿沪闵路到上海南站。下班原路返回。搭车每人每天20元。电邮联系。”   “私家帕萨特,可搭2人,从华山路镇宁路丁香公寓出发,走延安路高架,到金陵东路外滩;转走人民路至福建南路进隧道,终点浦东银城东路华能国际大厦,按月收取搭车费,浦西段每人每天10元,浦东段每人每天15元。”   在百度中随便搜索一下,从北京、天津到广州、深圳,从上海、杭州到呼和浩特、乌鲁木齐,全国35个大中城市的车主信息、乘客信息分门别类,信息多达上万条。   类似“顺风车网”这样的网站,已经不下数十个。今年年初“车行网”开办顺风车业务以来,已拥有十几个城市分站,9万多名注册会员,站内每天发帖量达到3500多条。据这家网站的负责人介绍,相比北京,上海的私车拥有量要小很多,但上海的年轻人心态比较开放,参与这种新型出行方式的多是文化水平较高的年轻白领。在所有分站中,上海站的发帖量也是最高的,每天有300多条,车主和搭车人的比例大体是1:15,处于供不应求状态。   除了网站,一些大中城市还出现了专门的“顺风车俱乐部”,只要交几百元会费就可以成为该俱乐部的会员。俱乐部会把有车的会员和没车的会员,按照上班的路线搭配,只要双方愿意就能每天结伴上班。 “顺风车”风行,是近两年出现的新现象。其实,绝大多数的“顺风车”是15万元左右的家庭汽车。一位上海的车主告诉记者,内心也不愿把私车让陌生人搭乘,“但汽油经常涨价,不赚点外快,怎么开得起?”,道理是这样的,但如果碰到下面的情况你该怎么办? 杨某母女搭乘朋友李某的车进货,不想途中发生交通事故,母女二人受伤,为讨损失,母女二人将李某告上了法庭,要求李某赔偿医疗费、营养费、误工费、精神抚慰金等共计14万余元。7月14日,北京市东城区人民法院开庭审理了此案。 2005年7月16日,杨某携女儿张某搭乘李某驾驶的黑色福特蒙迪欧小轿车去往河北进货。车行驶至京石高速公路北京方向85公里处时,因李某驾车超速,避让大车不及时,致使汽车失控,在撞掉十几米护栏后翻入路边的沟里。经河北高速交通支队涿州大队认定,李某负事故全部责任。 杨某母女称,两人在此次事故中均不同程度受伤。张某经医院诊断为多处软组织挫伤,右肩骨折。杨某经医院诊断为膝关节创伤性关节炎、急性鼓膜炎(创伤性)、多处软组织挫伤。 杨某母女自称,在事发后,李某不仅没有及时护送伤者就医,且向交警隐瞒了张某的伤势。对于医疗费用,李某只是承担了极少的前期医疗费用。 在庭审开始时,李某表示,自己对事故的发生有一定责任,愿意对合理的医疗费用予以赔偿。但庭审进行到质证阶段时发生了戏剧性变化。李某突然变卦要求法院驳回原告张某的全部诉讼请求。 李某在庭审中称,自己好意让母女二人无偿搭乘,在事发后托朋友护送其去医院治疗,支付了医疗费,甚至按照张某要求为其买了必要生活品,尽到了足够的照顾义务,对张某的伤情不存在隐瞒。李某及其代理人在庭审中表示极度愤慨,认为好心帮忙反而被告上法院,让自己承担巨额损失,是没有道理的。 点评 顺风车不顺风 好心捎客,却惹官司,这实在是有点冤枉,与人为善,助人为乐,互帮互助,这本是中华民族的优良传统,但现代社会,人们法律意识增强的今天,却遭遇了法律的挑战。 近年来,随着私家车的普及,搭顺风车现象很是普通,一方面当然是一部分人没有车需要借助别人,另一方面也就是图个方便和热闹,路途遥远,人多了,在车上有个说话的,有的收费,有的不收费,看似简单的一件事,但却隐含着法律风险。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这万一在路上发生点什么意外,怎么办?如车祸、生病等。笔者是搞法律的自然处处说法,若从法律的观点分析,搭车人和被搭车人之间形成了一种民间劳动服务合同,那么,既然是劳务合同,即一方提供服务,另一方接受服务,那么保证把搭车人安全地送达目的地应该是此份合同的应有之义,因为这是法律规定的合同附随义务,无论是收钱还是免费,既然车主愿意载别人一程,那就应该承担一定的责任,当然了,有责任是确定的,但在责任的大小则应具体分析。从法理的角度考虑,收钱的车主似乎要比不收钱的车主承担的责任大些,权责利益均衡嘛。 但分析了这么多,大部分只是从理论的角度展开的,因为相关法律对“好意同乘发生交通事故的责任认定没有明确界定,对这种行为的性质,也没有加以明确”,所以也就存在法院判决的不确定性了,为避免不必要的纠纷,建议顺风车搭乘双方事先应订立协议,明确一旦发生意外事故后的责任。 随着车辆愈来愈多,有一些城市为缓解交通压力,车辆令单双号出行,那势必搭顺风车或者所谓的“拼车”想象会更多,纠纷也会很多,相关法律出台则就是必须的了。 该案件虽然在法律上无法找到具体的法律依据,但当事人仍然可以提出赔偿请求,因为每个人都有诉权,但从我国互助互敬互帮的优良社会公俗来看,该诉讼将起到不利的影响,可能导致人与人之间的冷漠加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