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建胜律师
积 分:1
排 名:
关 注:
地  区:浙江  温州

电  话:13858777000

执业证号:11032007117519

所属律所:浙江高策律师事务所

电子邮箱:hanxururu@163.com

地  址:温州车站大道恒隆商务楼12层

个人主页:gcwjs.chinalawedu.com

律师文集
一纸空文卖掉2.85亿的水田?(后续) 温州晚报
作者:吴建胜      日期:2010-04-21
一纸空文卖掉2.85亿的水田?(后续) 温州晚报 上月初,直到施工机器“轰隆隆”地开到农田里进行地质勘探,苍南县灵溪镇河尾庄村村民才如梦初醒,他们赖以生存的水田竟然早已被征用了。而后,到处询问得知,7年前,是一张盖有公章的空白文件纸“悄悄”征走了他们的良田……(4月16日,本报和温州新闻网已做报道) 报道刊发后,引起社会反响强烈。令记者感到意外的是,河尾庄村的邻村上垟庄村村民老许也打来电话称:“一纸空文”确有其事,他们村的农田同样是不明不白就没了。前日,《在线监督》记者来到苍南展开调查,苍南县灵溪镇有关负责人向记者出示了这份饱受村民质疑的“神秘”文件。□本报记者 殷诚聪 温网记者 应忠彭 波折 邻村村民来电 “此次征地一共征用了65亩农田,牵涉到两个村子的农田,河尾庄村有20来亩,其余都是我们村的。”上周六,上垟庄村村民许允钭看到本栏目报道后给记者打来了电话。他说,他们家的农田同样是不知不觉中被征用的。2003年,灵溪镇城建局出示了一份“空白征地文件”,说是抵押贷款用的,并强迫村干部盖下了公章。后来,村民们知道情况后都很反对,觉得自己的土地在不知情的情况下说没就没了,感觉无法接受。他们之后也去上级部门反映了几次,但都没效果。至于征地款,许允钭说,有的村民见投诉无门,就去村里领走了征地款,但还有些村民至今拒绝去领钱。 对此说法,2003年时的上垟庄村两委(村党支部和村委会)成员梁月媚、许明则也给予了证实,他们两人正是当时盖章现场的见证人。梁月媚说,她是村里的计生委员,当时,村主任许明都通知他们两委成员一共6人一起到镇城建局办公室开会,城建局负责人郭阳亮、蔡锦茶也在场,蔡锦茶让许明都在一份文件上盖章,说镇里欠了不少钱,需要拿这个文件抵押贷款。许明都表示得征求一下村两委的同意,随后,他们村两委在场的6个人一表决,有4个人不同意盖章,大家都说得回去跟村民们商量一下。此时,郭阳亮大怒,拍桌子说:“这章你们盖也得盖,不盖也得盖。”最后,许明都无奈之下,在文件上签了字,盖下了公章。 前天下午,记者找到了许明都,此时,他已经辞去了村干部职位,从事房屋中介行业。许明都说,当时事发突然,镇里只说这文件是用来抵押贷款的,有点不明不白,而且他还记得这份文件里详细内容都没有注明,所以他也不敢贸然盖章,便叫来村两委成员一起商量商量,后来,相关领导确实拍起桌子,硬是要求他立即盖章,他也只好从命。 如今,郭阳亮和蔡锦茶两人都已调离了原岗位,记者多方寻访也未能找到他们进行采访。 现场 “神秘”文件现身 前日上午,记者再次来到苍南县灵溪镇镇政府城建局,副局长洪江波向记者出示了土地征用的审批资料,据洪江波介绍,其中有两份《征地补偿协议》复印件便是当初与河尾庄村以及上垟庄村村委会签订的,也就是村民们所质疑的“空白文件纸”。 记者翻阅了河尾庄村的这份《征地补偿协议》,该协议书的签署日期是:2003年11月23日,征地单位(甲方)的盖章是:苍南县征地事务所;被征地单位(乙方)的盖章是:灵溪镇河尾庄村村民委员会,同时还有双方代表的签字。在协议内容中还标注着:甲方向乙方征用土地面积(2.3298)公顷,拟提供给县国土资源局使用。按照有关规定,甲方应支付乙方征地补偿费148.5248万元。记者观察到,此份文件中,除去打印的文字内容外,还有不少为手写内容,包括征地名称地址以及上文中括号内的具体数字等。 此外,该协议第五条注明:征地方案和本协议批准后,并且征地费用已全部支付,乙方应在30天内无条件交地,并做好被征地农民的工作,不得以任何理由拒绝交地。 洪江波介绍,此次向河尾庄村以及上垟庄村征用的地块是作为县国土局储蓄地块报批。于2004年3月9日发布了相关安置方案公告,同年6月3日,县人民政府同意批复征用土地补偿安置方案,2009年6月公开拍卖。整套审批手续都很齐全。 答复 具体情况不详 对于记者的几个提问,洪江波也进行了回答。 村民的自己农田被征用,是否应有知情权?洪江波说,在2004年出台的相关规定以前,《征地补偿协议》只需要村委会盖章同意即可,在2004的相关规定出台后,才需要2/3村民代表表决同意才算通过。 为何当时上垟庄村两委未拿定主意的情况下,镇里还是以土地抵押贷款为由,要求必须盖章?还有,村民和村干部所说的“空头文件”是怎么回事,会不会出现在《征地补偿协议》在打印内容上先盖章,手写内容以后再补的情况?洪江波说,因为当时的郭阳亮和蔡锦茶等经办人已经离职,一下子找不到,具体操作情况不详,无从考究。 既然2003年6月3日,苍南县人民政府就同意了征用土地补偿安置方案,为何部分村民的土地安置款至今未到位?洪江波说,2005年7月27日,镇政府将征地款汇入上垟庄村账户。2008年1月24日,镇政府将征地款汇入河尾庄村账户。至于村里是否已经分配到户,按照规定,那是村委会的事情。 声音 征地流程涉嫌违规 浙江高策律师事务所吴建胜律师说,村民财产权和知情权是建立在《宪法》、《物权法》和《村民委员会组织法》之上,有关部门不能将村里重大事项的表决权和知情权相混淆,即使依当时法律只需经村委会同意,村委会内部的民主决议也不是随意个人所盖的公章可代替。 至于征地款的问题,根据有关法律规定,国家征收土地获批后,由县级以上地方人民政府予以公告并组织实施。征地单位自征地补偿、安置方案批准之日起三个月内全额支付土地补偿费、安置补助费、青苗和地上附着物的补偿费。而2004年6月,苍南县就已批复征用土地补偿安置方案,但灵溪镇政府并未在三个月内支付土地补偿费等,属于违规行为。 如果真如村民所反映的,盖上公章的空头文件最终成了正式征地文件。那么相关人员涉嫌滥用职权,从而导致征地行为因违反了法定程序和侵犯公民财产权、知情权,不具有法律效力。村民们可以通过法律途径维护权益。 目前,苍南县国土资源局已对此案介入调查。(来源于温州晚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