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建成律师
积 分:17210
排 名:
关 注:
地  区:北京  朝阳区

电  话:4006631764

执业证号:11101200510321

所属律所: 北京营天律师事务所

电子邮箱: 15910799844@139.com

地  址: 北京市朝阳区北三环中路安贞桥西深

个人主页:lawyerljc1999.chinalawedu.com

律师文集
《办案手札》流氓不可怕,有文化的流氓也不怕
作者:李建成      日期:Thu Aug 19 20:12:41 CST 2010
曾经有这么一长段话白摆在我的面前,我却不愿相信。这段话是这样的“你和他讲道理,他和你耍流氓;你和他耍流氓,他和你讲法制;你和他讲法制,他和你讲政治;你和他讲政治,他和你讲国情;你和他讲国情,他和你讲接轨;你和他讲接轨,他和你讲文化;你和他讲文化,他和你讲孔子:你和他讲孔子,他和你讲老子;你和他讲老子,他给你装孙子”。 现在,虽然有下面这样那样的案例摆在我的面前,我仍然不愿意把“流氓不可怕,就怕流氓有文化”当做至理名言。 案例一;你不是为人民服务的,所以我不能给你立案 某同事,到延庆法院某法庭去立案。代理的是一个人数众多的拆迁案件。按照规定,此类案件是可以推举代表进行集体诉讼的。立案的苦难程度早已在预料之中,几次交锋后,法庭的立案庭庭长最后说出了上面的这句名言:“你说的法律上的东西都对,你的起诉状也没有问题。但是,你是律师,你收了人家老百姓的钱了。你不是为人民服务的,所以我就是不给你立案”。说出这话后,我的同事惊愕之余还甚是机灵,说到:“你可要知道你刚才的话我已经录下来了,你要对你说的话负责”。立案庭长大怒,呼唤法警要搜同事之身,同事断然拒绝,周围不明真相的群众们也坚定的受了蒙蔽般站在了同事的立场之上。法警无奈,恐事情变大无法收场。遂上报领导,领导来之,互相安抚之,遂事结。而庭长这句名言,则成为我们同事间餐余饭后之笑谈。 案例二、考个律师不容易,小心我到司法局发司法建议,吊销你的执照 这个事情发生在我身上的,地点是在北京律师圈内非常有名气的朝阳法院立案庭。当时我是和我的当事人一起立案。一开始的时候,立案非常顺利,在经过了两位法官的审查后,明确提出只要我们补充一个证据下午就可以立案。到了下午,我们依约去了法院之后。那个信誓旦旦的法官突然变了卦,说这个案件必须要由庭长来决定。具体理由不说给我们。到了周一见到,我们才明白,原来不知道是我们的不幸,还是幸运。原来,这个立案法官就是原来审理我当事人一家案件的法官,我们在立案的证据材料中有一个判决就是这个庭长大人下的判决。随后,经典的时刻开场了。虽然当事人的这个案件,庭长大人已经非常了解了。但庭长大人仍不给立案,其理由是,你的案件可以立,但一定打不赢。见如此说,我据理力争,按照规定,立案庭仅仅是做形式审查。最终的实质审判的工作是在审判庭,退一步讲,即使就算是必输的案子,当事人坚持起诉的,立案庭也应当给予立案。可能我说的话,激怒了这个庭长,她严厉的说道:你是哪个律师事务所的,把你的律师证拿出来。我很淡然的把我的律师证给了她,她气势汹汹的拿到里面去复印去了 ,一边走,一边说,我要发司法建议函到司法局,你等着吧。在她离去后,旁边的法官也对我说道:你看你,你们考个律师多不容易啊,何苦这样呢,要是被吊销了执照,那多不好啊”当然,最终我并没有被吊销执照。但很奇怪,从此以后我在看那些革命烈士的宣传电影的时候,我突然理解了为什么他们会面对敌人的枪口而发出蔑视的笑容。 案例三、可以立案,就给你立案,说不一样,就是不一样 这个案件也是我来做的。很可气的有一个案件。要说如何可气,必须要先交代一下案情。 A和B是姐妹关系。A在好很多年前,平房拆迁,分了套三居室。B则一直和父母在一起,住在父母承租的两间公房内,父母住在西屋,B住在东屋。虽然B和父母住在一起,但因为B认为A的被拆迁的那套平房是在父母的强迫下B给的A.,所以,一直对父母非常有意见,关系很不好。 过了很多年,父母相继去世了。随后,A和B之间因为父母承租的公房而发生了严重的矛盾。这个时候,B来找到我,看能不能通过起诉的方式来解决问题。经过我的调查了解,发现这套公房属于企业单位的房子,也就是自管公房。而根据法律规定,这样的房子出现纠纷因为属于单位内部的问题,法院是不应该受理的。我们也去法院立了好几次,也均没有立上案。正当我们一筹莫展的时候,突然接到东城区法院的传票,起诉的一方是A,起诉的要求是请求法院判令原来父母住的西屋由A来居住使用。我们很是诧异,要知道,我们早就以这个理由到法院起诉过,但却一直不给予立案,不知道为何对方却可以立案。开庭那天,我们表明了我们的观点,并提供了相应的法律依据。同时也明确提出,因为A已经有三居室居住,所以,即使法院可以裁判的话,那么也不应当判决给A来居住。本来我是觉得稳操胜券的,因为这个案件本来就不应该受理。但出来的结果却让我们大吃一惊。法院竟然判决西屋由对方居住,理由就是因为她以前也在那里住过。随后,我给当事人出了一个稍微有点损的主意,既然法院仅仅是判决西屋由对方居住,但并没有排除我们也可以在那里居住的权利,那么为什么我们也不来要求法院确认一下呢。虽然知道如此来操作,胜诉的可能性几乎没有,但我们只有这一线生机了。结果到了立案庭,立案庭又来了个,这个不属于人民法院的受理范围。我们要求出具裁定,这次,立案庭倒不含糊,立即给了我们一个因为不属于人民法院的受理范围,而驳回起诉的裁定。于是乎,我们手里就有了这两份关于同一个房子,不同内容的判决书。我们上诉到二审,二审败诉,我们再申请再审,当我们拿出了两份不同的判决书的时候,再审的法院看了看,说,你们两个案件不一样,所以当然一个可以受理,一个不受理,我们进一步提出哪里不一样的时候,法官说到:不一样就是不一样,你们自己回去看去。 呜呼,难道真的是流氓不可怕,就怕流氓有文化。但是,你流氓有文化,小心我们群众全体流氓化。呵呵,到了那个时候,那可就真的是“春风吹,战鼓擂,有文化的流氓咱不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