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烈忠律师
积 分:162
排 名:
关 注:
地  区:陕西  宝鸡

电  话:13772678347

执业证号:16103201710277926

所属律所: 扶风县扶法律师事务所

电子邮箱: glz19571030@chinalawedu.c

地  址: 扶风新区南一路陕西扶法律师事务所

个人主页:sxfflsswsglz.chinalawedu.com

律师文集
离婚案代理词
作者:郭烈忠      日期:2019-05-07
离婚案代理词尊敬的审判长:陕西扶法律师事务所接受本案原告委托,指派郭烈忠律师担任本案本审诉讼代理人。接受委托后,代理人去当地派出所认真了解了案情,通过今天的庭审,对本案有了较为全面的了解。现根据事实和法律,发表如下代理意见,请法庭酌情采纳。一、原告认为:双方婚前和新婚不久,被告屡屡对原告实施家庭暴力,多达数十起,造成原被告双方感情破裂,且无和好可能,请求法庭判决原被告双方离婚。被告的家庭暴力行为,均有原告被打照片、以及向公安机关报案材料、警示笔录等为证。法庭也看到,原被告认识仅仅一月就草率定婚,存在婚前缺乏了解,感情基础薄弱,未建立起互敬互爱的夫妻感情的事实,并且被告有严重的家庭暴力倾向和虐待家庭成员倾向 ,从结婚后的3月27日到 4月7日10天之内,原告就遭到被告4次殴打、威胁,平均不到3天一次,特别是4月7日晚,原被告因为信用卡还钱发生争执,被告竟然蛮不讲理的毒打原告,造成原告身体右脸部、右下颚部、右腕部、右腿膝盖内侧部、左腿膝盖外侧部、左腿膝盖内侧部等6处软组织受伤,无奈原告报警,公安机关对被告发出警告。这次暴力事件,无论从原被告新婚燕尔的客观事实去看,还是从原告提供的证据去看,原告从上到下全身6处软组织受伤,其他难以公开的部位还不入数。我们对被告行为的方式、动作的目的、打击程度、面、点、部位以及创伤面等进行综合分析,其残忍程度可见一斑,显然不是被告一时的冲动所为,已经成为被告的嗜好;被告其暴力倾向已经养成习惯。被告的行为,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一)》第一条 行为人以持续性殴打以及经常性的家庭暴力给其家庭成员的身体、精神等方面造成一定伤害后果的行为,被告已经构成家庭暴力和虐待。二、原告认为,婚姻家庭关系应该是建立在深厚的感情基础上的鱼水关系,双方基于信任和责任共同维护着夫妻关系,而被告多次为家庭琐事对原告实施家庭暴力,使原告对被告已没有感情信任,夫妻感情彻底破裂,已无和好的可能。如果原被告双方再勉强维持着这段有名无实的婚姻,对双方来说都是一种痛苦,对原告来说更是一种伤害。为保障公民的婚姻自由,体现现代社会人的价值和尊严,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第32条之规定有实施家庭暴力以及《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审理离婚案件如何认定夫妻感情确已破裂的若干具体意见》第2、6、10、13条的规定,调解无效的,应准予离婚。因此,原告恳请法庭判决准予原被告双方离婚。 三、原告认为:被告为人及不诚实、恶习较多。原告家庭共同认为被告谎话连篇也已经养成习惯。被告曾经告诉原告自己有房、有车、有工作、有收入。但是双方多次去看房看车被告均以忘记带钥匙等理由唐突欺骗原告,原告问及车辆,被告就说车辆抵押贷款了,直至今天,原告都无法确定被告工作单位在何地何方;原被告从认识到结婚,被告连基本的生活费用都要靠原告分担,其个人收入原告更是分文未见;更有甚者,被告有寅吃卯粮的恶习,使常人不能接受,其中不断的网贷负债行为,导致原告不寒而栗,这也是原被告夫妻感情破裂的重要诱因;特别是被告的虚与委蛇、谎话连篇行为导致原告家庭集体厌恶,更是对夫妻感情的亵渎,可视为对夫妻感情不忠诚不老实,具备了夫妻感情破裂的显著特征。再则,被告的暴力倾向、虚与委蛇、谎话连篇行为导致原告的父母对女儿今后生存出现担忧,被告行为的负面影响显而易见;四、原告认为:原被告新婚燕尔,但是被告能够在此前后持续性的对原告实施家庭暴力的行为,世上少有,任何人都不可能在家庭暴力和虐待中生存下去,由于被告的暴力行为已使原告身心受到严重的摧残,造成原告有家不敢归的心理障碍,给原告造成极大的精神伤害,被告存在过错,依法应予赔偿原告相关损失。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第46条规定、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一)原告有权要求精神损害赔偿,因此,被告应该向原告支付精神抚慰金3000元;五、原告提供的证据可以证明,原告母亲用6万元彩礼款给女儿以支付被告在原告信用卡上的透支款项,因此,被告请求退还彩礼的理由不能成立;综上,原被告的夫妻感情,不论是从婚姻基础、婚后感情、离婚原因、夫妻关系现状、有无和好的可能等方面综合分析,都基本具备了夫妻感情彻底破裂的要件,请法庭依法从维护妇女合法权益原则出发,依据认定夫妻感情破裂的意见第2.6.10.13条的规定,在判决准予原被告离婚的同时,支持原告其他的诉讼请求。 代理律师:郭烈忠 2019年4月13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