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贺林律师
积 分:13437
排 名:
关 注:
地  区:内蒙古  赤峰

电  话:18647607297

执业证号:11504200810851129

所属律所: 内蒙古松川律师事务所

电子邮箱: xiaoyangxxxx@chinalawedu.

地  址: 内蒙古赤峰市松山区玉龙大街中段路

个人主页:xiaoyangxxxx.chinalawedu.com

律师文集
宁要法治 不讲民主
作者:萧贺林      日期:Wed Dec 17 19:08:40 CST 2008
萧贺林/文 我宁愿要法制,我也不愿意讲民主。有人会说了,民主是法制的基础,法制是民主的保障(前面要是再加上一个社会主义,就更完美了)。我说,(我不是大学里的教授,不怕有人说我是反革命举报到公安局)我讨厌“民主”二字,不是我不喜欢民主,记得毛主席他老人家曾经说过,民主,就是人民当家做主,一句话把个民主讲的通通俗俗,大家都听得懂。我讨厌的原因是,这个民主二字太抽象,太有政治色彩。科学的东西,一加上政治色彩,就变得不科学,不一元论了。过去讲二元论,现在三元论最时髦。一个民主给你解释个千变万化,令你无所是从。比如说,当今社会,就有两个民主,一个是资本主义的民主,一个是社会主义的民主。而中国的民主,如果我没记错的话,是从1919年的“五四运动”中提出来的,而这个民主也是从当时西方的资本主义社会引进来的,democracy和science,也就是人们所称的德先生与赛先生。蒋先生自称是中山先生的学生,讲独裁式的民主,时间不长,被陕甘宁边区的毛派民主赶到台湾去了。结果是什么呢,国民党的民主,没有战胜共产党的民主。新中国成立后的若干年里,民主问题上也是走过弯路的,最突出是那场史无前例的大革命,达到了空前的民主,功过留给后人评论。拨乱反正,开展了真理标准的讨论,真理不再赋予阶级的内容。然后,就很实际很简单了,就是小平同志那个黑猫白猫,其实也是老调新弹,总之,历史车轮是向前转的。最后,我的结论是,讲民主,说法太多,众说纷纭,如果不能掀起民主标准的大讨论,咱们还是少提民主为好。 而法治就不同了,我们提倡法治最早的概念有四个,有法可依,有法必依,执法必严,违法必究。以后有若干法典颁布出来,有了法律部门,成了法律体系。我想,这法可是比民主的历史要长,奴隶制社会,封建社会,法就延续下来的,至少是资本主义社会的长辈。虽然,从历史上法就来没有真正的达到绝对公正过,但最起码相对公平公正之时也是有的,要不怎么就有了包公呢。春秋时期铸了刑书又铸了刑鼎,老百姓知道法是怎么回事了,你就是徇私枉法,我们也闹了个明白。所以,有人在哪里高喊民主的时候,我就要泼你一盆冷水,我们还是高喊法治吧。法治,说白了,也就是按规矩而治,大家都守那个叫做法的规矩,这个社会就和谐太平了。法治的对抗是人治,人治主张提高人们的道德档次,静化人们的心灵,大家不用法约束,共同来遵守不是更好。可惜,这是理想中的理想,孔融四岁能让梨,近两千年的历史不过出了一个。现在小朋友不理解,歪曲说,因为那大个的梨子有虫子。人天生就是自私和贪婪的,而圣人少,草民多,因此需要绳之以法。据说,外国有人拿猴子做试验,最后,没有一个猴子敢吃挂在上面的香蕉,实际上是法的效果,人们却大谈特谈说,看,猴子也会讲道德。 民主的中心思想,一个是自由另一个是平等。中国封建社会源远流长,在人们的思想里,这个平等,总是带着引号的。说实再在的,平等只能是靠法治来实现的,没有法治,平等就是个不平等,就是一句空话。既然讲法治,就得讲究个法律的至高无上,一部宪法,绝对应当是一把上方宝剑,这个上方宝剑,不是哪个皇帝给的,而是人民,那个被在书面上名文所书的叫做人民代表大会的最高权力机关。做为法律工作者,或者说法律人,我个人认为,我们得有个信仰,这个信仰不是别的,就是法律。记得从那一年开始,我们的宪法就很科学了,规定:全国各族人民、一切国家机关和武装力量、各政党和各社会团体、各企业事业组织,都必须以宪法为根本的活动准则,并且负有维护宪法尊严、保证宪法实施的职责。但发展来发展去,有些地方就变了,拿出了一个至上,要与法律来抗衡。拿了这种混淆是非的说教来捣乱,决不是什么党的事业至上,说穿了就是某个人的利益,为他们无视国法,为所欲为铺垫点理论根据。 四十年代中期参加革命的老父亲最敬佩温家宝总理,原来起因于,有一回他在电视上看到温总理自己打着一把伞,从这件小事上,他说,温总理就是人民的好总理。他体现出一个内容,就是平等。如此高官这样做,是不是那七品芝麻官也仿效了呢,不。他们比总理的普摆的可大,他们可能也有自己的难处,我要是不摆,那我还象个官嘛。所以,要法治,要特别的治这些七品官员,现在的好多官员,他们是老爷,从来就不是百姓的公仆。 现在,人们越来越实际了,很多事情把它简单化最好,复杂了,就意味着掩盖什么,丢掉那些不切实的东西,凡事如不公,就要讨个说“法”,亿万之众,我就不信不能实现真正的民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