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金良律师
积 分:3
排 名:
关 注:
地  区:海南  海口

电  话:13138975321

执业证号:21002005110937

所属律所: 海南金凯旋律师事务所

电子邮箱: beauty0377@sina.com.cn

地  址: 海南海口市海府一横路21号燕海大

个人主页:beauty0377.chinalawedu.com

律师文集
趣案评论(一)
作者:李金良      日期:2008-01-28
趣案评论(一) 作者:(律师)李金良 “驴友”案 什么是驴,什么是驴友?估计在新华字典上查不到了,还是让我给你来个名词解释吧! 驴,驴友:最初由新浪旅游论坛传出,是旅游的旅的谐音,泛指参加旅游,自助游的的朋友。这类朋友互称驴友。新浪旅游论坛也改称为新浪驴坛。 家住海口市的王先生就是一疯狂”驴友”,一大早就整理行装,打算参加一个叫“老虎”的自助游团队,目标是到西藏过把瘾。针对旅行中的风险,王先生像其他“驴友”一样签了一份风险自负的书面声明,该声明被“驴友”戏称为“生死状”。寒暑期也是外出旅游的大好时节,不少爱好者跃跃欲试,其中不乏“驴友”自己拼团探险旅行。那么一纸“生死状”真能保证其中安全吗?发生问题就不会出现纠纷吗?中国”驴友”第一案的开庭审理为我们敲响了警钟。 2006年7月9日,广西13名网友结伴到南宁市附近的赵江进行露营旅游,不料深夜露营时山洪爆发,一网名为“手手”的女孩不幸被山洪冲走身亡。 事后,“手手”的父母将其余12名网友告上法庭,要求赔偿各种损失及精神抚慰金共计35万元。一时间,这起全国首例户外自助游遇难网友家属状告一同出游网友赔偿案引起社会关注。事情的经过经当事人口述大致如下: 2006年7月8日上午,“手手”和另外11名“网友”在南宁市安吉汽车站集合,每人交付给梁某60元活动费用后,乘坐由梁某提供的车辆前往武鸣县两江镇赵江进行户外探险活动。 当晚,因为活动区域周围地势险峻,他们决定在赵江河床较为平坦的石块上安扎帐篷露营休息,“手手”与“马菲菲”共用一个帐篷。扎营后,大家点上篝火,烧烤、喝酒、嬉戏,好不热闹,着实潇洒了一番,一直到次日凌晨才一个个钻进帐篷休息。但天有不测风云,7月8日晚及9日凌晨,在网友们露营的附近地区接连下了几场大暴雨,9日早7时赵江突然爆发山洪,在河床安扎的帐篷瞬间被洪水冲走。山洪爆发时“马菲菲”攀住了河中的岩石幸免于难,但“手手”下落不明。 险情发生后,网友们打“110”报警并向两江镇政府求救。不久,由武警、消防、民警、镇政府工作人员、村民组成的50多人的搜救队赶到现场。7月9日15时许,搜救队在距事发地点约3公里的三联村处河床找到了“手手”的尸体。面对此突如其来的打击”手手”父母悲痛万分. 2006年8月4日,“手手”的父母向南宁市青秀区法院提起诉讼:要求梁某及其他11名网友赔偿损失及精神抚慰金共计35万余元。 10月19日上午,南宁市青秀区法院开庭审理此案。 “手手”的父母在法庭上指出:12名网友对女儿的死亡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 第一,发帖人梁某未持有任何经营旅游业的合法证照,组织团队出游并向队员收取费用,其行为不具有合法性; 第二,7月正值雨季,梁某未考虑气候灾害等因素,不顾他人人身健康与安全组团出游露营,甚至让团队在十分危险的河床中安营扎寨,是户外活动的禁忌,而且晚上过夜时也没有安排人员守营防范危险发生,以致险情发生时没有及时发现并通知成员迅速安全撤离,最终导致悲剧的发生; 第三,与“手手”同一帐篷的“马菲菲”是一位具有较丰富经验的户外活动者,其此次邀“手手”随团出游,理应对其负有安全防范义务; 第四,作为同行的其他被告按社会道德规范,“手手”与他们之间形成了相互关照、相互救助的义务关系,然而被告竟然没有一个人告知“手手”有危险,事发时被告各自都幸免于难,而“手手”却在无任何提醒和防范下失去生命。 被告则认为:从法律而言,自助游属于“风险自担”的行为,即受害人参加某种活动时,事先作出甘愿承担风险的明示或默示的意思表示,当风险发生时应当自己承担损害后果,如足球、拳击等对抗性较强的活动都属于“风险自担”的行为。其次,本案各被告主观上无过错、无违法行为,损害结果是由于山洪爆发所造成的。公安机关证明这是一场因洪水发生的意外死亡事故,而山洪爆发是自然灾害,它的发生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因此各被告并无侵权行为。“手手”的死亡是因山洪爆发导致的意外事故,原告诉求的理由是基于道德而非法律上的义务规范,原告要求的赔偿项目没有事实和法律依据。 其实由于自助游或者结伴探险而酿成的事故不胜枚举: 2004年4月29日,4支业余登山队挑战青海玉珠峰,5名队员遇难身亡;2004年7月3日,3名学生在贵州省六枝特区登山时发生事故,清华大学学生黄德坠崖身亡;2005年7月17日,一网友在广东南岭森林公园溺水身亡;2006年5月4日,北京网友宁倩在穿越库布齐沙漠时中暑身亡;2006年7月11日,西南交大一名女生在穿越毕蓬沟时被困悬崖自救过程中坠崖身亡…… 一个个“花样年华”的早早“凋谢”带给我们的是沉痛的教训:我们理解年轻人的好奇、探险之心,我们更能体会父母失去子女的切肤之痛,我们呼吁有关管理机构和救助队伍忠于职守,我们期待相关法律的制定与规范…… 点评: 路见不平拔腿就跑,驴友意外死亡的法律责任 关于民事救助义务的问题。一审判决认为,当事人之间相约户外探险的行为产生了自己和彼此之间的救助义务。这一论断是值得我们探讨的。首先,就救助义务的产生来看,目前我国立法中尚没有关于救助义务的规定,法律、法规及司法解释中都不能找到与之相关的规定。要针对一个在法律法规中还没有规定的疑难问题作出合法、合理、合情的判决,这是本案法官在判案时所不得不面临的一个难题。法理上认为除了特定情形使行为人对他人承担救助义务以外,法律不能要求行为人对他人承担普遍性和一般性的救助义务.特定情形是指当事人的特定身份、营业行为、特殊环境或者特殊关系的情形。比如雇主对其雇员承担的义务,医院对其病人所承担的义务,学校对其学生的义务以及父母对其未成年子女的义务,或由于先前行为产生的义务,如一大人带一小孩外出游泳而带来的保护小孩的生命安全的义务.民事救助义务有其法定性,换言之,没有明确的法律依据不能对当事人课以救助义务。户外探险责任承担在我国法律中没有明确的规定,按照我国法律规定,法官在司法审判过程中必须严格依照相关法律法规的规定进行,而不能像英美法系那样法官可以自己创造法律,即法官没有“造法”的功能。因此,本案的法官在作出判决的时候,在目前的情况下,是没有任何明文法律规范能够用来作为自己判案依据的,也就是说,在现行的法律法规体系内是找不到本案的判决依据的,这个情况尤其值得我们注意. 一审判决之中认定头驴承担主要责任,其他驴友承担次要责任的关键依据在于认为头驴的行为具有违法性且在主观上有过错,其他驴友违反了彼此之间的救助义务。通过上文的分析可知,这些依据都是站不住脚的。户外运动在我国作为一项刚刚兴起的时尚运动,目前没有相关的法律法规对其进行规制,所以户外运动爱好者组织基本上是按照一个自律团体而存在的,并且其内部已经形成了一定的业内惯例,用来指导户外活动和分清领队、队员之间的权利义务,这种业内惯例实质上起着“民间法”或者说“习惯法”的作用。作为法官,在判案的时候,应该深入研究这些业内惯例,为自己的审判活动提供参考。法官是法律的内行,并不代表法官能够同样熟悉其他行业内部运行的规则,法官要想作出一个合法合理合情的判决,对这种行业惯例的了解熟悉是必需的。目前国内户外运动圈子内部达成的惯例是:“所有活动自由结合、自愿参加、风险自担、责任自负,发起者不会对任何个人承担法律责任。”这也是在新浪旅游论坛上广为流传的野外探险活动的惯例.在我国的法律中没有规定自担风险的免责事由,但是在侵权行为法的理论和实践中是承认这一侵权行为抗辩事由的。在本案中,驴友参加活动的行为实质上已经表明了自愿承担此活动所带来的一切后果,即发生了“自担风险”的违法阻却性事由,各驴友的行为不具有违法性,所以不应该承担责任。这种理论实质上也存在于我们的大量的习惯法和各种惯例中,比如,一群朋友商量周末去踢球,由于比赛过于激烈一球员一个大力铲球而导致一人被另一人”放到”受伤,但双方都遵守了比赛规则,那么该怎么处理,我个人认为只要对方遵守规则而非故意伤害,基于受害人是自愿参加此项目的,无权要求赔偿。户外运动作为一项合作性的体育活动,其组织参加与体育活动无二异,从这个道理上说也应该参照体育活动“自担风险”的原则处理本案。 由于生活中的很多事情都与本案相类似,譬如亲戚、朋友互相邀请外出旅游(自驾游、自助游等)、同学之间网上发帖找旅伴分担费用等等,所以本案的处理结果会对人们的日常生活产生息息相关的影响。驴友相约参加户外自助探险活动,法院判决头驴及其他驴友要为由此产生的恶果“买单”。这样的判决可能会束缚人与人之间的正常交往,给亲朋好友之间的温情注入一丝冰冷,造成负面的社会影响。法律应该建立在对于日常生活智慧的深刻理解之上,只有这样,才能还当事人以法律的公平、公正。说到底“道德不等于法律”我们可以从道上谴责,但是我们不能从用钱来收买法律,来左右法律民法的基本原则是:“法不禁止皆自由”,自由组队,自由出行,不是盈利组织,每个人对自己的行为负责,这个法律不应该插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