阮传胜律师
积 分:3530
排 名:
关 注:
地  区:上海  浦东新区

电  话:13916179443

执业证号:090406128767

所属律所: 上海恒泰律师事务所

电子邮箱: rchuansheng@hotmail.com

地  址: 上海市延安西路1118号龙之梦1

个人主页:kubu.chinalawedu.com

律师文集
黑律师之惑
作者:阮传胜      日期:Fri Sep 29 19:21:13 CST 2006
作者:楚砾 黑律师,指的大抵是那些不具有律师执业资格,但又在社会上承揽法律事务,并以公民代理的形式出庭的人。一直以来,正式律师及律师事务所对黑律师的存在头痛不已,因为黑律师往往以其低廉的价格吸引客户,从而抢走大量案源。同时,各地司法行政主管部门对于黑律师也一直持打击态度,因为黑律师提供的法律服务质量往往良莠不齐,而且一旦其与当事人之间发生纠纷,黑律师往往逃之夭夭,无法追究其责任。   9月29日,深圳市各大报纸纷纷报道,“深圳市重拳打击‘黑律师’ 勒令关停12家非法律师机构”。作为一名律师,楚砾对此持完全赞同的态度,但在叫好之余,楚砾却不禁想问,出现这么多黑律师,究竟是谁之过? 首先,经济利益肯定是黑律师追逐的重心,但我国律师法以及相关法规均已明确,非执业律师不得代理当事人办理法律事务。黑律师们的做法意味着自己随时有可能受到来自国家机关的严厉打击。在这种情况下,黑律师仍然屡禁不止,这只能说明,其从事法律服务得到的收益相当可观,可观到足以让黑律师甘冒法律风险继续从事非法行为。 其次,黑律师的存在表明我国法律市场的法律服务提供方远未达到饱和状态。在任何体制下,都必然是先有需求后有供应。从新闻报道中可以看出,深圳市黑律师的主要聚集地是宝安和龙岗两区,而这两区内集中了大量企业,其中绝大部分是工业,而找黑律师也绝大部分是外来农民工。这部分构成了绝大部分黑律师的主要业务来源,但试问一句:深圳市3800多名律师呢?怎么这么容易就让黑律师抢占市场?固然,黑律师的成本比正规律师要低得多,但不是还有法律援助么?司法局提供的法律援助大都是无偿的,黑律师总不能也无偿为当事人打官司吧?其实,说来说去,对于这种情况,正规律师实在是有心无力。 法律服务的大众化,必然要求市场进入买卖双方相抗衡的阶段。法律服务市场的客户构成不外乎两大主体:单位和个人。对于现在的法律服务市场来说,向单位提供法律服务已经进入了买方市场的阶段,事实上大多数律师也更加青睐于为单位提供各种法律服务,这是由单位的稳定性、财务能力等原因决定的,出现这种情况也在情理之中。反观个人法律服务市场,仍不时可以听到“找律师难”的现象,并不是个人找不到律师,而往往是找到律师后律师不愿意接案,普通市民尚且如此,更遑论进城务工的农民了,其原因也不外乎个人案件的标的往往比较小,而且个人财务状态不够稳定,甚至有些案件中对法律了解不够的当事人会“反咬”自己律师一口,这一切都构成了律师不大愿意接手个人案件的理由。 由此可见,重拳打击黑律师的背后,其实隐藏着众多更深层的原因。楚砾以为,要根治黑律师现象,只能从制度设计入手,改革我国现行的律师入行及管理体制。其中应当包括: 1、降低成本。律师的成本包括运营成本及风险成本。其中,运营成本是指律师及律师事务所为了维持自己的生活及事务所的正常运转而不得不支出的成本,就我国目前的情况来看,律师虽然每年仅需向当地律师协会交纳几千元不等的管理费,但实际上律师还要负担起与自己工作相关的成本,如通讯、交通费用等,而这些成本律师只能转嫁到当事人身上,客观上造成了法律服务本过高。 风险成本指的是律师为了防止失业、被诉等情况而暂时断绝了收入来源而不得不在平时进行储备所必须支出的成本。较于一般人而言,律师业的风险更高,律师除了失业以外,还有可能被自己的当事人起诉,同时由于我国目前绝大多数律师事务所都没有建立相应的员工保障机制,因此律师失业以后基本上无法得到相应的补偿金,这也使得律师不得不加大自己的风险成本以备不时之需。 以上两种成本过高的情况,直接导致了律师提供的法律服务综合成本过高,从而影响了当事人选择律师,也使得成本低廉的黑律师有机可趁乘。 2、增加律师数量。作为从业律师,没有人希望自己的竞争对手增多,但另一方面,从宏观发展上考量,增加律师数量却也是必须的。根据有关资料,深圳市目前的人均律师数量占全国首位,但就是在深圳,还是有许多黑律师从事非法法律服务。而且众所周知,我国的人均律师数量是非常低的,不仅比不上欧美等发达国家,就连一些发展中国家,如阿根廷、巴西也远远不如。 在律师数量不足的情况下,一些中、高端业务已经给正规律师提供了足够的发挥空间,农民工之列的低端法律事务正规律师不愿涉足,也就在情理之中了。 3、简化法律援助审核程序,加大财政投入力度。法律援助是我国一直强调的司法求助方式,事实上每年也有许多困难群众从中获益。但就大环境来看,法律援助力度仍然不足,而且要求过高,这都直接导致了许多外来农民工无法及时得到有效的法律援助。 解决这个问题的关键在于财政的投入。律师作为自由职业者,为当事人提供免费的法律服务是一种回报社会的表现,但我们不能把希望都寄托在律师的个人品格上。在实践上,各地司法局往往会给提供法律援助的律师一些经济上的补助。而加大财政投入可以让更多的律师加入到法律援助之中来。与此同时,一些司法局等着做法律援助的律师也会出现排队的情况,这就是由于法律援助往往要求高,部分农民工可能无法达到这个要求,司法局也就不会予以帮助。于是就出现了:一方面是当事人急需法律援助,一方面律师排队等着做(许多刚入行的新律师更是如此)法律援助的怪现象。解决这种情况,就需要对制度进行改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