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建龙律师
积 分:2
排 名:
关 注:
地  区:山东  青岛

电  话:13854257181

执业证号:150200111533

所属律所:

电子邮箱: zhaojianlong@chinalawedu.

地  址: 青岛市山东路9号

个人主页:zhaojianlong.chinalawedu.com

律师文集
代理词
作者:赵建龙      日期:Sat Oct 21 09:34:00 CST 2006
代 理 词 尊敬的审判长、审判员: 山东海利丰律师事务所依法接受逄某诉青岛某公司(以下简称邦林公司)、谈某建筑工程合同纠纷一案原告逄某的委托,指派我出庭参加诉讼。接受委托后,我认真分析了案情,详细询问了当事人有关本案的情况并依法参与了诉讼。现依据事实和有关法律规定,发表以下代理意见,望合议庭合议时予以参考。 邦林公司与谈某签订的建筑工程合同是原告向法院起诉后伪造的,谈某是邦林公司的中方经理,是代理人,而不是分包人,理由如下: 1、在法庭审理过程中,原告向法庭提供了邦林公司支付给原告500万元的工程款收款收据,此宗证据原告载明的收款起始日期为2002年6月3日,最后日期为2004年5月1日(共计28张),对原告提供的上述证据的真实性邦林公司与谈某均无异议。上述证据记载了如下内容:原告记载的内容是交款单位为邦林公司,谈某记载的内容是邦林公司转工程款,转款人谈某。从以上记载的内容可以很容易推断出原告的真实意思表示是收到了邦林公司的工程款,谈某的真实意思表示是转交邦林公司的工程款。此宗证据能够直接证明谈某的代理人身份,而不是分包人。另外,由于此宗证据是原告在整个施工过程中将近两年的时间里陆续开出的,因此,其真实性是确定无疑的。 2、在法庭审理过程中,邦林公司向法庭提供的所谓的三份建筑合同在庭审过程中已经证明是伪造的。其标明日期为2003年7月8日的合同,原告提出其约定的工程在2003年7月8日前已经完工,邦林公司在承认工程已经完工的同时却辩解即使工程完工,邦林公司也可以与谈某补签合同。但是,合同的第二条却是这样约定的:开工日期为自本合同签字之日起,竣工日期为自本合同签字之日起10个月时间。第三条第五款是这样约定的:如遇其他隐蔽工程其工程款不在内,由双方协商价格。现在我们假设此份合同补签是真的,那么在工程已经完工的情况下,双方为什么约定了假的开工日期与竣工日期?而且在工程完工的情况下,其隐蔽工程工程量也已经确定,合同中为什么出现“如遇其他隐蔽工程”这样的条款?对于上述根本不符合基本生活常识的合同出现,原告认为,原因只有一个,那就是二被告向法庭提供了虚假的证据,这也恰恰说明了邦林公司没有把工程承包给谈某,谈某不是承包人。 3、其标明日期分别为2003年12月10日和2004年1月18日的两份所谓的合同,原告同样提出其约定的工程在此日期之前原告已经完工,对于原告的抗辩,谈某明确予以承认,邦林公司对此否认。邦林公司主张标明日期为2003年12月10日的合同在签订时其北宿舍楼和厕所楼(建筑面积为:1158.34平方米)并没有动工,2004年1月18日的合同在签订时其职工宿舍楼(1914.12平方米)也没有动工。同时,邦林公司承认原告承建的所有工程于2004年春节后就交付给了邦林公司使用了。而2004年的春节却是2004年的1月22日,也就是说,如果邦林公司所说属实,那么邦林公司的北宿舍楼和厕所楼原告只用了42天就完工了,邦林公司的职工宿舍楼原告只用了3天就完工了。由此看来,邦林公司向法庭提供的证据证明了邦林公司过于荒唐的主张,其证据的虚假性是不言而喻的。 4、在法庭审理过程中,邦林公司与谈某均承认邦林公司租用了谈某的厂房,而且,谈某不仅当庭承认自己不从事建筑行业,也没有自己的建筑队,而且当庭承认平时还为邦林公司处理其他事务。原告认为,正是因为邦林公司与谈某之间有着法律上的利害关系,二被告才会恶意串通,损害原告的合法权益。 综上所述, 原告认为邦林公司与谈某向法庭提供了虚假的证据,其不能证明谈某是分包人,而原告实际承包了邦林公司的工程,工程也于2004年1月交付邦林公司使用,邦林公司理应向原告支付剩余工程款项,请求法庭支持原告的诉讼请求。 山东海利丰律师事务所 赵建龙 律师 2005年7月21日